与自己的身体和解

作者: / / 时间:2020-06-14 / / 浏览量: 925次

与自己的身体和解

网路上最近讨论起了女性主义与减肥/变美之间的关係。讨论拥抱女性主义的人是不是就该抛弃化妆、减肥、医美。不去拥抱最真实的自己是否罪大恶极?明明觉得这个社会对于女性外表的要求与压迫简直不可思议,却还是忍不住心羡那些完美躯体与长相带来的讚美与各种优势。

我自己人生的心路历程是我从男孩子的模样(真的,我进去女厕会扫地阿姨被赶出来)把自己化妆打扮进行各种改造到现在主流审美观可以接受的正妹模样。

与自己的身体和解

与自己的身体和解

(有没有觉得上面这两张照片里面我除了有长髮之外,一切都很像是男孩子?)

虽然,正确来说我还是个胖到不符合正妹条件的女孩。

与自己的身体和解

现在有棉花糖女孩一词,我甚至被报纸专题拿去做棉花糖女孩的代表人物之一。但是,我好像还是无法摆脱那些:”再完美一点点”的内心期待。旁人对我体重与外貌的批判,我做不到充耳不闻。当人家跟我说:「妳要是再努力一点减肥妳会拥有更多…」彷彿我现在不够成功都是因为对体重或外貌的疏懒。 听到这些话,我无法不伤心。

所以我知道:跟自己的身体和解非常困难。

明知道外表不是成就的唯一指标,但资本主义社会几乎把外表变成评价女人的唯一,或者批判女人最迅速的工具。在酸民眼中若不是个正妹?对方连妳的成就看都不看一眼。事业有成?来人劈头就一句:「长成那个样子也只好事业有成了!」女人就这样陷入了专属女人的成就困境。

我自己写过文章,建议女性在感情路上的追求还是要把外貌打理好。我认为那是一个阶段性门槛。有些网友指责我压迫女性。翻出我谈化妆打扮做医美的文章,认为我帮助父权价值观压迫女性。

不够女性主义?这种指责不也是一种压迫吗?

女性主义本身就与择偶行为相关性低啊……

寻求男性的目光、认可、追求,然后反要男性「尊重」女性不打扮,就因为这是女性主义一部分?这是另外一种切了鸡鸡的父权压迫啊XDDDDD

有女生会写信跟我说:她的生活圈一直逼她减肥,说瘦下来就帮她介绍男友。也有女生写信跟我说觉得自己不漂亮,所以不敢跟心仪的男性告白。因为对方好像只喜欢纤瘦的女生。我只能跟这些女生说:桃花与美好恋爱与体重无关,肉肉女也是可以桃花满满。脑神经科学家Sandra Aamodt在TED的演讲说:当她看着自己以前很想减肥时期的相片,她想对那时的自己说:妳不需要减肥,妳该找的是个时尚顾问…。

重点在于,外界有太多的声音,把男性会看到的美丽与美好,缩限在『体重』这个可量化的数字上。问题是,要获得桃花,妳需要的是把自己打理得「看起来很赏心悦目」,妳可以用许多方式帮自己妆扮得美美的,自己看了都动心。但外在的批判与内心细小的声音终会在某些时刻成为无尽的喧嚣,吞噬了妳告诉自己:「我很美好」的这句话。

我只能劝告所有的女生,我待过时尚业界。太清楚知道一个美丽的时尚形象背后是有多少人的付出。

不是身为模特儿随手一拍就会有那样惊豔绝美。一张照片后面有化妆师、造型师、灯光师、摄影师、专业修图师(我不想称呼其为美工)。满满一堆人建立出来的美好。甚至大家疯狂追捧的时尚街拍或者IG上面的时尚达人?上传得很多照片都是专业团队拍好,修过,再放到图库上传! 你看到的美丽是时尚工业与资本主义的集体成果,不是一个人所能承担跟架构。

况且美丽的形象常常是为了製造恐惧与贩售幸福。台词是:妳不够瘦不够美,所以妳得不到幸福。你要花钱买更多的东西,买下纤瘦,买下美丽,才能够用买的买下幸福。

所以我现在都会劝人,更重要的是劝自己:开心就好,不要去想到底该多美多瘦多压迫自己。那些美丽是为贩售幸福,如果已经得到内心的幸福。何须被广告煽动恐惧?

化妆没有什幺不对,不化妆也没有什幺不可以。可以减肥,多吃两口也行。修图没有招谁惹谁,网路上的酸民要骂就骂。又不是说那些口水可以溅出萤幕,喷得妳一头一脸。 重点是:妳感受到自由。妳一切举止都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不是为了去符合某个人或某个制度的期待与想像。


本文出自翱翔的姿态




上一篇: 下一篇: